浙江飞鱼开奖视频
設為首頁 頭部信息

遼寧省阜新市 受“高考舞弊”干擾 “文科狀元”前途堪憂

2015-05-31 21:58:38 來源:中國陽光網

遼寧省阜新市 受“高考舞弊”干擾 “文科狀元”前途堪憂

  2014年遼寧省阜新市“文科高考狀元”王力(化名)經過1年的“療傷”,對去年高考的遭遇“選擇性忘記,不想再提了”。

  一心想進入北京大學的王力,理想的破滅讓她感覺“很失敗很失敗,不僅高中失敗,大學更失敗”。

  “孩子被毀了,是因為2014年高考阜新市實驗中學考點文科9考場的舞弊事件,嚴重影響了孩子的高考成績,導致女兒的‘北大夢’破滅。”王力的母親丁麗輝痛心疾首。

  如今,身為阜新市彰武縣教師進修學校教師的丁麗輝日日奔波在舉報上訪的路上;王力的父親王立軍,阜新市彰武車站公安派出所一名警察,因“身為一名警察卻保護不了女兒”而懊惱不已,一年時間,頭發花白。

  高考考場噩夢

  高考前的王力,是阜新市實驗中學12班學生,學習成績優異,歷次考試,穩坐文科考試第一把交椅,且總是把第二名遠遠地甩在后面,最多的時候分數可以高出第二名90分,最低也會領先第二名三四十分。阜新市實驗中學校領導對王力取得2014年“文科高考狀元”充滿期待,且認為只要王力正常發揮,“文科高考狀元”非她莫屬。

  也正是王力優異的成績,讓“各路人馬”在高考前幾日蠢蠢欲動。“從6月1日開始,我就陸續接到好幾個陌生電話,稱他家孩子和王力在一個考場,希望得到王力的關照。但都被我斷然拒絕。”丁麗輝回憶。

  2014年6月4日,“阜新市實驗中學歷史老師高貴賢給我來電話,聲稱高考兩天學校派她保護王力。”丁麗輝還挺高興,因為高貴賢和她是高中同學。“有老同學保護王力,我放心不少。”

  高考前一天的6月6日,王力的班主任給丁麗輝來電話,告訴她學校派高貴賢的妹妹(同為實驗中學老師)在高考時專門保護王力。“我趕緊又聯系高貴賢,她告訴我,她妹妹生病了,到時候肯定是她去保護王力。”

  2014年高考如期而至。

  6月7日下午的數學考完后,王力很沮喪地對父母說:“考試的時候,監考老師一直站在我跟前,還總盯著我的試卷,在我附近來回走動,明天考試如果還這樣怎么辦啊?文綜的選擇題更多。”丁麗輝致電高貴賢,“今天數學已經有動作了,明天的文綜無論如何不能再讓孩子受干擾。”文科的成敗就在于300分的文綜一科。

  6月8日,王力去考場的路上,一直跟父母念叨,“擔心試卷因雷同而作廢”。丁麗輝安慰女兒并囑咐“遮擋幾道題,只要不完全一樣,就不能認定是雷同”。之后,給高貴賢發送了一條短信:“孩子已經進考場了,有點緊張,擔心雷同。你再告訴她一聲讓她適當遮蓋。”然后丁麗輝夫婦就離開了考點。

  當日9時,高貴賢從考點打來電話質問丁麗輝:“怎么能囑咐王力遮蓋試卷。不僅文綜得讓人家抄,下午的英語還得讓人家抄。”這次通話,高貴賢透露,剛才海州區的一個監察把王力截住,稱她的侄子跟王力在一個考場而且坐在王力前面,監察已經跟王力打招呼了,讓她別遮蓋。(后丁麗輝得知,該監察就是阜新市海州區教育局托幼辦公室主任劉源)

  文綜考試后,王力告訴父母,“考試過程中,前面的男生頻頻回頭,監考老師根本不管,他一直盯我的試卷,還給我前面的男生送了紙條,壓在他卷子下面。我估計所有的選擇題那個男生都抄去了,因為在交卷之前,他回頭問我第19題到底選啥。這道題我是最后涂卡的。”

  還有讓王力記憶深刻的一幕:文綜考試前,高貴賢把王力帶到衛生間,再次強調:“那個監察的侄兒是咱們學校11班的,藝術類,學習啥也不是,你就讓他抄吧,你就是都讓他抄,他也超不過你,我都跟他們說好了,只要你讓他抄,他就不會干擾你,你要不讓他抄,他該干擾你了。”

  英語考試前,丁麗輝給阜新市教育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包峰打電話,將王力在考場的遭遇一五一十地講給包峰,要求加強英語科的考場紀律,英語科考試才得以順利完成。

  “高考考場座位應該是隨機安排,而劉寧有兩科考試都挨著王力,且是選擇題最多的兩科,這是巧合嗎?不能不讓人聯想到,有一個鏈條在運作這場‘高考舞弊’。”丁麗輝潸然淚下。

  最終,王力高考成績為627分,其中文綜僅226分。盡管如此,王力依然以1分之先成為阜新市“文科高考狀元”。眾人都羨慕不已,但王力的心痛只有父母明白。“孩子一心想去北大,可明擺著沒戲了,以21分之差無緣北大。孩子拒絕報志愿,得知分數后哭了一宿。”丁麗輝的講述中始終痛哭流涕。

  劉寧被天津一所藝術院校錄取。

  王力終被浙江一所高校錄取,但并未能夠選擇一個理想的專業。

  丁麗輝決定,給女兒討個說法。

  實名舉報路漫漫

  其實,丁麗輝的舉報開始于高考結束后的6月9日,她首先向阜新市教育局投訴,希望教育局能公平、公正、嚴肅處理此事,給考生一個滿意的答復。

  在丁麗輝一再催促下,6月18日,教育局給丁麗輝送達了調查結果。“阜新市教育局給出的答復令我們非常失望:1.劉源否認文綜合考試前在走廊對我女兒說的那些話,教育局無法核實。2.劉源的親侄高考,她沒有回避,并擔任該樓層的監察,這是工作安排,并非蓄意安排。3.監控錄像沒發現任何問題。舉報人無權查看監控。”

  丁麗輝的舉報始終未曾停止。

  6月24日,丁麗輝把劉源的親哥、作弊考生劉寧的父親劉偉(阜新教育局函授站副站長)的電話錄音交給了教育局,錄音里承認劉源找過王力。6月26日,在丁麗輝到遼寧省招辦舉報之后,阜新市教育局通知丁可以看監控。7月1日,丁麗輝夫婦終于看到考場監控。數學、文綜兩科發現明顯違紀行為。7月7日,阜新市副市長姚文廣、紀檢委書記唐立會見丁麗輝,表示將徹查此事,還原真相,依法依規,嚴肅處理。7月14日,姚市長再次召見,希望丁耐心等待,并表示劉寧違紀行為若成立,會取消其入學資格。

  7月15日,某老師領劉偉夫妻及劉源來到彰武,向丁麗輝夫婦及孩子道歉并請求放過劉寧。“我們在領導、朋友、同事等勸說下,征求王力的意見,王力同意原諒劉寧,但不原諒兩位監考教師。”對方臨走時要給王力留錢,丁麗輝夫婦拒絕接受。7月17日,他們一行再次來彰武,再三懇求丁麗輝出具原諒劉寧的證明,并自愿給王力留20萬元,作為復讀費用或補償,并留下字據稱“因考場因素影響王力正常發揮,我自愿補償復讀期間費用貳拾萬元整”。

  7月18日,劉偉在與丁麗輝的電話中承認文綜、數學監考老師給劉寧傳條,并請求丁麗輝放過那兩個監考老師。但丁麗輝完全不能接受對這兩位監考老師做出無過錯的結論。

  7月24日,包峰和紀檢書記劉躍軍來到彰武教師進修學校,承諾給丁麗輝一年假陪讀并保證工資照常發放,若王力復讀,保證明年考場安全。

  經過長久的奔波,丁麗輝終于明白自己最初無比信任的老同學高貴賢完全充當了此次高考舞弊事件的“幫兇”,她悲痛欲絕。“高考結束后,為了表達保護王力的謝意,我們兩口子還給她送去2000元錢。”丁麗輝每每想到被老同學欺騙愚弄就“恨得咬牙,睡不著覺”。

  讓丁麗輝夫婦不能接受的是,第二次他們再看考場監控時,之前看到的“明顯違紀行為”不復存在。

  王力在整日整夜的煎熬中,收到了錄取通知書,更是以淚洗面。

  昔日“狀元”今安在

  2014年8月30日,父母送王力到學校報到,王力抵達杭州后拒絕辦理入學手續,提出想要復讀。“我們再次分析了利弊,如果明年還遭遇這樣的事兒,考分連今年都不如那孩子怎么能承受得了。”最終王力說可以放棄復讀,但也不念這所大學。“我們走投無路,只好和校方聯系尋求幫助。”

  王力的輔導員和王力聊了兩個多小時,輔導員告訴王力,“每年新生入學,都有不少像你這樣的‘北大夢’‘清華夢’破滅心生抵觸情緒而拒絕報到的同學,但人生路漫漫,誰也難以預料明天會發生什么……要不這樣吧,你可以先在校學習兩個月,如果兩個月后你依然接受不了,那再回去復讀。”

  如今,王力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轉經濟學院需要考試的幾門課程上,她一心要轉系換專業。

  丁麗輝夫婦充滿了擔憂,“能順利轉到經濟學院,當然好,孩子也能順利度過這4年的大學生活。可我們也擔心萬一考不過去,這又是一個打擊。我們現在不求別的了,只想讓她平平安安的就好。”

  孩子越打不開心結,丁麗輝就越憎恨教育系統的相關人員。從2015年1月份,她又開始持續不斷“反映問題”。

  2015年4月2日,阜新市教育局給丁麗輝作出兩份告知書,其中,《關于實驗中學教師高貴賢2014年高考作弊問題調查情況告知書》中稱:“調查組最終認定高貴賢伙同劉源作弊行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依據調查結果,局黨委研究決定:1.高考期間,高貴賢身為高考工作人員,違反考務紀律,與學生家長多次通話,傳遞虛假信息,并造成不良社會影響,依據《國家教育考試違規處理辦法》相關規定,給予高貴賢行政警告處分。2.高貴賢作為一名黨員教師,接受您夫婦2000元禮金,其行為違反教育部《關于嚴禁教師違規收受學生及家長禮品禮金行為規定》,為此沒收其所接受款額,按規定程序上繳。3.對無法核實的問題由局紀委登記備存。”

  另一份《關于2014年高考監考教師作弊問題申訴復核情況告知書》的結論為:通過對實驗中學考點文科考場數學和文綜學科考試錄像進行反復回放、分析核實,調查組認為“數學學科監考教師王某(女),文綜監考教師王某某(男)正常履行監考職責,您女兒王力考試過程中未受到兩名監考老師的干擾,一直處于穩定答卷狀態”。

  教育局:考場作弊說法并不成立

  4月30日,阜新市教育局紀檢委書記劉躍軍、黨群工作部部長王永貴、紀檢監察室主任李繼常接受了記者的采訪,逐一回答了記者的提問。

  劉躍軍稱,去年丁麗輝就來反映過這個事情,特別是今年春節后她又來反映,局黨組特別重視,局黨委書記、局長海景春親自掛帥,專門成立了由黨委副書記、副局長包峰、我、招考辦主任王海新、辦公室主任陶艷秋、監察室主任李繼常為成員的6人調查組,我們組織相關人員對這個錄像反復看了好幾遍,任何事情都得以事實作為依據。由我們6個人一起集體看的,看完之后,感覺監考老師沒有問題。把這個結果告知丁麗輝,但她始終不能相信。最后提出來說錄像改動了,和她去年看到的不一樣。所以我們也給丁麗輝建議過,你既然懷疑錄像改了,可以走司法程序,找專業部門鑒定,如果鑒定出來誰改了,誰承擔法律責任,現在我們教育局經過調查組的審核,認定兩個監考老師沒有問題。

  關于劉源和高貴賢的違紀問題,劉躍軍稱,劉源的問題是市紀委去年7月份立案調查,已對劉源作出處理決定,給個記過處分,免去幼教辦主任職務,監察室主任李繼常帶丁麗輝去海州區看的處分決定原件。最后劉源承認她在走廊里攔過王力,所以給了她個記過處分、行政免職。

  對于“高貴賢保護王力”這一說法,劉躍軍予以否認。

  關于“文綜考試時監考老師在王力座位前停留46分鐘、數學科考試停留36分鐘是否違反監考紀律?為什么王力在哪里監考老師就站在哪里”的提問,劉躍軍稱,從考場監控看,文綜考試,監考老師并不是始終站在王力的座位前。監考老師的監考位置,是三角形站立,不存在問題。

  丁麗輝一直反映的“走廊監控”問題,劉躍軍稱,省招辦要求試卷到了地方之后要無縫對接,試卷從下車到考場全程必須都有監控。考完之后我們咨詢了,考場錄像保留了,省招辦沒有要求保留走廊錄像。考試結束,走廊的錄像就算結束了,不像考場的錄像在考試結束后必須交給招辦。

  丁麗輝手中掌握了大量與當事人對話的錄音,“并沒有全部交給教育局,因為我已經不相信他們了。”她期待有關部門真正徹查此事,“到時候我會全部交出去的,就是為了給孩子討個說法,讓責任人受到追究,讓真相浮出水面。”丁麗輝說。來源:民主與法制時報

浙江飞鱼开奖视频 在深圳开家政公司如何赚钱 龙虎怎么刷流水稳定 快乐时时是国家 扎金花必胜口诀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冷热 单挑红黑梅方压一门 舞蹈主播赚钱 北京赛车pk10直播开奖 赛车pk10官网开奖记录 魔龙世界怎么样